Select Page

長久以來,故事一直影響著我們了解以及接收某些事情。一個好的故事能幫助我們說服其他人行動。透過The Storytelling Edge這本書,大家可以了解不同的例子以及故事,學習說故事的技巧。

比起陳述,人們更喜歡聽故事

很多年前,法國詩人Jacques Prévert在街上遇到一位盲的乞丐。

Jacques問:「一切還好嗎?」 乞丐回答:「不太好,最近人們都不給我錢。」果然,乞丐前面的帽子是空洞的。由於Jacques身上也沒有錢,他也無法幫到乞丐。但是,他拿起筆,幫乞丐寫了一東西。 兩星期後,Jacques再次遇到乞丐。他問乞丐:「一切還好嗎?」乞丐回答:「很不錯,最近收到了很多錢。人們很慷慨。」

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為什麼乞丐的帽子在兩星期內,可以由空無一文,變成滿滿的?

原來關鍵在Jacques所寫的一句話。他在乞丐行乞的地方前寫了一句:「春天快來了,但我看不到春天。」

這就是本書的核心:一個故事比一句說話更有力量、更能影響人們行動。 在神經科學上,越多神經被觸發,人們記憶東西的力量就越高。

在聆聽故事時,我們大腦有更多的神經元被觸發。因此幫助我們更容易記憶東西。 以下兩句句子:「請幫助我,給我一點錢。」以及「春天快來了,但我看不到春天。」後者為人們帶來的想像以及情景更具體而清晰,人們更容易看到背後的情景。因此更容易被打動。

好故事的原素

我們的大腦天生喜歡故事。但是,如果故事平平無奇,我們並不會產生反應。例如,一對戀人Jack和Rose,兩人從小認識,然後拍拖。最後,兩人結婚、生兒育女並幸福快樂地生活。沒錯,這是一個故事,但它並不吸引。因為整個故事太平淡。 好的故事,需要擁有以下四個原素:。

  • 關連性
  • 新奇
  • 衝突
  • 通順易讀

上四個原素,是一個好故事的基礎。首先,故事需要和讀者關連。從故事上,讀者們能看到自己,故事某程度上需要反射出作者的人生。

例如,在星球大戰中的主角Luke Skywalker,一個沒有背景的平凡人,突然被挑選成為戰士,踏上拯救世界之路。在現實世界中,每人都可以是Luke,所以人們喜歡星球大戰的故事,因為從故事上,他們找到自己。

在創作故事時,關連性十分重要。讀者需要和故事產生共嗚。 所以,某些大型媒體機構,總是會創作出一些內容,例如:《十個貓奴經常遇到的問題》、《大學生畢業生常見的25個煩惱》、《30歲前必需懂得的人生道理》等標題,目的就是吸引讀者,產生共嗚。

在建立出關連後,創作者需要考慮的,就是新奇以及衝突。儘管在星球大戰的Luke身上,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。但是,如果要觀眾看他不斷在小鎮上生活以及工作,應該沒有人會感到興趣。為了進一步吸引觀眾,故事需要加入新奇以及衝突。

在星戰系列中,我們能不斷地發現主角遇到不同的角色、到訪不同的地方、面對不同的敵人、訓練、產生自我質疑並最終打敗敵人。 在故事中,起承轉合的情節總是能吸引著觀眾的眼球,讓他們繼續地把注意力放在故事內。 最後,故事需要通順易讀。一個通順易讀的故事,能幫助讀者持續地專注在故事,而不是一些艱深的對白或緩慢的場景轉換。不論是電影還是小說,對白以及文字都不能太艱深。否則,讀者需要不斷地思考句子的意思,阻礙他們閱讀或欣賞故事。

總是關注質量而非數量

無論你從事的是什麼行業,說故事總是能幫助你在市場上突圍而出。所以,當人人都在數量上競爭,你就更加需要關注故事,而且是有質量的故事。

在記者業仍然由男性主導的年代,一家不願意只是隨波逐流的報社遇上了一位不願意被看輕的女記者。兩個不同的個體互相合作,成為了行業的一股新力量。

這位女記者就是Nellie Bly,Nellie不願意跟其他同業一樣,把注意力放在觀眾感興趣的「自殺」或「偷情」新聞之上。1887年,為了報導更多值得注意的事實,她裝成是一位精神問題病人,潛入一所臭名遠播的庇護所中探究裡面的情況,為觀眾披露患者在裡面所受到的待遇。然後,她報導了一系列裡面的殘酷、貪污以及置病人於不理的故事。

Neillie的報導成功引起了全國關注,更多人開始關注那些精神病患者。另外,她更打破了紐約讀者的傳統行為:對報章沒有患誠度。

人們開始喜歡了Neillie所效力的報社。 作者認為,Nellie的故事或許非常適合這個年代的內容創作者。

儘管人人都把注意力放在Facebook或其他社交媒體之上。但有質素的內容卻總是能夠突圍而出。